2019年06月20日17时:京秦高速公路玉田至遵化段、清东陵支线全线畅通
 
 当前位置:跳过导航链接
回忆麦收
日期:2019/6/11    来源:管理处    作者:刘佳伟    点击数:92

在上班的路上,公路两侧大片的麦田泛着金黄色的麦浪随风波动,这景色太美了。我想到了白居易的《割刈麦》,农家少闲月,五月人倍忙,夜来南风起,小麦覆陇黄……想到了以前割麦子的情景。

 在我小时候,收割麦子是纯体力活,看不到在地里作业的大型收割机,都是把麦子用镰刀割倒,然后打捆,运到家门口街道的空地上用打麦机进行搓粒,最后打出的金黄色麦粒进行晾晒。

 在这个过程中收割麦子是一件很辛苦的活计,印象中最深刻的是上初中的一次割麦子,六月的天耀眼的太阳光刺得眼生疼,像火一般笼罩着大地,还没干多少活,汗水马上从皮肤里油般地渗了出来,炙热的阳光好像要把满地的麦杆子晒的要起火冒烟,夹杂着干草叶子苦涩的气味扑面而来,我挥舞着镰刀,用了将近半个时辰,才收割一小畦麦子但是上衣已经湿透了,黏在身上难受极了,在这个时候父亲不忘提醒我“好好学习以后就不用这么遭罪了”,这样的教诲让我终生难忘。

收割好的麦子打捆运到家里用机器进行打麦,机器电门一合,霎时间就机器轰隆隆地响起来,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像上足了发条的钟表,迅速行动起来。把一捆捆麦杆子塞进机器里,有时候机器就会顿一下,像噎住了似的,几秒钟,又缓过劲来,呼地吐出来。麦场上灰尘滚滚,麦粒像子弹一样,呼啸着喷出来,麦粒打在东西上啪啪响作响,在这种机器轰鸣中,让人感觉所有的东西都在旋转,这样的情形直到把所有麦子打完为止。

现在家里的口粮地已经被政府征收上去了,用于集体经营,记忆里的弯弯的镰刀已经没有用武之地,取而代之的是大型割麦机。现在的我作为一名高速工作者,在工作岗位上为高速公路的畅通和运行贡献着着自己的绵薄之力。过去的岁月如同一场不停歇的雨,不住地洗涤我的灵魂,净化我的心灵,让我在今昔的对比中更加珍惜当下的生活,珍惜当下的工作。

 

上一篇: 咏麦收
下一篇:用“心”去工作——记日常收费心得体会
河北省高速公路京哈北线管理处
  地址:河北省遵化市东新庄镇
  联系电话:0315-6794678  传真:0315-6794600
您是第位访客
备案序号:冀ICP备13018343号
信息产业部备案管理系统